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黑龙江如何治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3:58:0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黑龙江如何治白癜风,天津怎么治愈白癜风,山东能治白癜风的论坛,四川治白癜风的西医,济南治愈白癜风的仪器,济南白癜风可能传染么,济宁根治白癜风的方法

  

有人说他们具有某种充满攻击性的侵占体系,或者说北美洲是将物质上的进步和灵魂的文化混为一谈的一片土地。人们责怪那个社会里的一致性与个体力量的消失,令人逐步融入一个软瘫沉睡的群体中。还有那种以标准化的工作为唯一生活内容,仅仅以体育和电影作为娱乐的生活方式。

这些也许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但是也请不要忘记,还有很多可以放在天平另一端的数据。在此与我们话题有关的,正式涉及打动人的童年时,某种坚固灵魂中清新的生命力。 为了保护养育这种活力,为了让好奇心找到适合它的食物,那里的人们在做着多么令人钦佩的努力!

从这片土地出发的众多探险家,行走到世界各地,带回新的传说和故事。 来自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画家、版画家,正在美利坚为孩子们的书大胆创作。

这个国家的精英们,痛苦艰难地反抗抵制着一切令思想生活削弱的力量,被一群还未找到平等,又心怀夙愿的人们保卫者,似乎他们正是某种势待发的希望。

五月花上的人们带到这片土地上的情感依然持久延续着。尽管岁月流逝,尽管人种混杂,对儿童的爱和尊重被五月花带到了新土地上,并在那里生长得越发牢固。

没有任何一家重要的书店不拥有自己的“童书部”,以及专业的工作人员。一系列和成人机构共同运行的相关部门。我的手上有一部出色的图书目录《童书中的黄金帝国》,它附有插画,非常有格调地被呈现着。它总共含有八百页的注释分析,涉及所有英语童书,无论是原创的还是翻译的。

这是一个特别的国家, 他们不会想办法在各个方面做叫人恶心的节省,尤其不会在书本上动这个脑筋。这是一个既不会对制作平价书籍表现出鄙视、也不认为价钱便宜必然就是完美的保障和成功的关键的国度;一个既不喜欢在书本里用点蜡烛的纸张,也不喜欢那些不堪的字母、颜色日益变淡的墨水、不够结实的装订和错误百出的拼写的国度; 一个从童年时就力图不仅仅是开启激发爱,而且还有对美的习惯的国度。

  

这是一个向人们的敏感心灵致敬的发明,一个美国发明:为儿童设立的图书馆。明亮欢快的房间里装饰着鲜花,摆放着赏心悦目的家具。这些令儿童们自如欢乐的房问,他们可以自由出人,在目录里找某本书,从书架上把它拿下来,捧着它来到座位上,.然后陷人阅读中。它比沙龙、俱乐部都更适宜。 它们是家园,而身处在庞大又缺乏温柔的城市里的孩子,除了它再没有其他的归宿。

外面的生活节奏火热滚烫,一条巨大的人河咆哮着流过。几百万几百万的人你贴着我,我贴着你,狭窄的空间和冲人云宵的摩天大楼,滚滚运作的工厂,这此城市叫做纽约或者芝加哥。所有的人都在疲劳和疼痛中劳作着,当晚上收工的信号传来时,喘着粗气地回到居住的地方。而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依然只有机械的娱乐。

然而在平静的房子里摆放着的、供儿童们娱乐的书本,则完全是另一种面包。也是在那里,在他们的图书馆里,在他们终于寻觅到的家园里,正在准备酝酿着有一天能给予工厂里一刻不停地进行着的一个合理的解释,将统治它随后鄙视它的东西: 它们叫作思想,灵魂。

  

对于儿童,人们给予他们所有的尊重,无沦他是贫穷还是富贵,无论他是基督徒、唱老会还是贵格会,他的自由都是完整无缺的。成百上千的书被送到他们的手里,任由他们挑选喜欢的。他们可以看十分钟,也可以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

在欧洲,仍然有很多图书管理员,为了保全自己的工作和睡眠时间,对读者抱着一种敌对的态度,好像所有不请自来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况且你还总觉得自己的出现好像是打扰了他们:那些图书管理员们不是为你服务的,你呢,则是为了忍受他们的恶劣情绪才出现在那里的。至于你想借的手工装订的书籍,它们要么已经被借走了,要么早就丢失不见踪影了。所以,赶紧回家吧。

在美国,我还从未经历过在借书时,好像是我强迫了哪个图书管理员为我服务的事情。而小读者们也清楚地知道, 在图书馆里,他们会找到平静和快乐。

哪一天如果你们散步到圣·塞弗朗教堂附近的街区,你们可以去看看美国人为住在附近的小法国人和所有住在此地的外国儿童,比如来自东方国家的,以及俄罗斯、波兰的小孩组织的图书馆。

在这些斑驳陈旧的房子里,在狭窄得令人想起维水拿着蜡烛穿梭其中的街道里,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这里有他们的代表。这条街保留着它古老而令人回味无穷的名字:布特布里街。

  

走进去,似乎一切都在朝你微笑:年轻的女人们打理一切,颜色悦人的各种书籍,不光是那些放在书架上的,还有精美的打开本书本翻开摆在那里,有精致的图画和版画;花朵和树木延伸着宽敞的阅读厅;然后,是那些孩子们。

进来一个乖巧的小男孩,他来这里是为了完成一份在家里不可能写得好的作业,然后转瞬间你会看到他是如何孜孜不倦地读着游记和地理书籍的。此时又进来两个小女孩,神色庄严地查阅着目录。

跟着进来一个精力过人的家伙。要是在学校或者高中里,他一定会立即就让人觉得难以忍受。但是在这里,是没有任何针对任何人的斗争的。他是一个和其他人一样的小孩,他在自己的家里,他不是一个过客,而是这房子的主人。如果他撕破了书页,那么他犯下的是对自己的罪孽;如果他搅乱了此地的安静,那么受损害的是他自己的尊严。他和其他所有的小孩一样,在他用粗大字迹在入口处的注册簿上写下句话时,作出了一个承诺:

在这本册子上写下我的名字时,

我就成为了“快乐时光”的一员。

我承诺将小心保护书籍,

帮助管理员一起,

努力让图书馆变得对所有人都有用,

并且维护它的舒适。

“欢乐时光”不仅仅是阅读的地方,它还是传播童话的场所: 从十月到五月,每个星期四下午四点半,小小的听众们围绕着一位讲故事的成人坐在那里,这画面比电影还要美。

有一百多位读者进出,每个月举行一次集体会议,告知大家近期发生的各种事件。在会议中将选出两个负责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由他们负责阅览室的整理养护,酝酿吸引新读者的方法,有的时候借阅图书也由他们来执行。

我童年时的图书馆,你们在哪里?那是在北部,一个人们不考虑如何种植思想,反倒全体忙着编织布料的城市。图书管理员是个患有痛风,爱抱怨的老头。当人们每次问他索要一本被放在高处的书籍,令他不得不爬到梯子上的时候,他总是绝望无比。

这是一个孤独又忧伤的管理员,这是一个死气沉沉没有希望的国度。更何况能让你进去,就已经是很大的优待了,按照惯例,小孩是不允许进人的。在布特布里街,人们显然不是这样思考的。

  

  

这不是一个所谓的学习图书馆,也就是说那种满是上了锁的大橱,钥匙不起眼地挂在教室的墙壁上,里面摆着二十多本被学生们翻烂的旧书的类似的图书馆。

它也不是那些偏远的大众图书馆,即便在大城市他们也常常如此:位于阴暗的店铺后堂,听有的书都包裹着黑色凄惨的外皮,肮脏中携带着细菌,然后每天晚上由一个改行成为图书管理员的人来分发它们,通常,这管理员在第一次听说他可以在这这过程中起那么点儿教学作用,为儿童们的向导时,他是无比吃惊的。

儿童图书馆,根据来自美国的定义,是一个比学校更像家的地方。

这些精彩的解释来自图书馆总检查长查尔斯·史密德,他向我们展示了美利坚的这个例子和创新理念是如何一点点地征服法国和欧洲的。

各种手段措施,刺激鼓励新一代作者与经典儿童文学作品抗衡;

各种奖项、奖励,如每年颁发给一位年度最佳作者的奖项,一枚以圣保罗教区慈善书店命名的奖章——约翰·纽伯瑞奖;

有来自最强大的书店和教育协会持续不懈的努力;在学校中开设培养专业儿童图书管理员的课程,并给予慷慨的奖学金鼓励他们到自己选择的国家去学习最新最有用的知识;

组织外借图书馆、乡村图书馆,给偏远的乡村地区邮寄书本……密集的产量和成功井没有令它变得傲慢,而是 一刻不停地追寻着更高远优秀的品质,这就是我在美利坚看到的。

编辑:凡闻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公立看白癜风医院